2020-38

9.14-9.20

这是 2020 年第 38 周总结。

issues 总数:7 + 25 + 25 + 25 = 82。

每个标签在本周新增 issues 数目:

  • Daily-reading-plan: 9;
  • Notes: 40;
  • Todo: 42;
  • used-time: 2;
  • 三日工作计划: 3;
  • 信息视角: 0;
  • 想法: 37;
  • 执念: 1;
  • 日记: 6;
  • 问题: 10;

让我解释一下,每个标签的含义:

  • Daily-reading-plan: 每天阅读的中英文文章都会汇总在这个标签下;
  • Notes: 从文章中学习到的观点、笔记;
  • Todo: 待写的文章;
  • used-time: 计算做一件事需要花多长时间;
  • 三日工作计划: 三天一个的周期的工作计划记录;
  • 信息视角: 如果看待信息;
  • 想法: 脑袋里随时蹦出的想法或者思考很久的一个念头;
  • 执念: 非常想要做好的事情,想要拥有的东西;
  • 日记: 每天一句话总结;
  • 问题: 学习技术或者专业遇到的问题;

我想提出一个观点:

改变自己的固有观念是很难的,但是这不意味的不能改变。把自己的过时的想法归咎于性格或者其他很难改变的事物是不可取的。

我知道自己不可能改变你们每一个人,我很久之前就突然明白了这件事,我能做的就是影响你们,用我正在做的事情影响你们。在改变这件事上,你们始终是自己的主人,没人能逼你们改变,只有自己才能逼自己改变。

#社会心理

我昨天做了一件事:把一位朋友分享的资料分享给了我微信朋友里还在上本科的人。这位朋友当时是发了朋友圈,说自己没有早点看到那份资料觉得有些遗憾。他还说想要的扣 1。于是我就厚着脸皮要了一份,转手就分享给了可能需要它的人。当时,没多想。事后反思时当时的自己一定是感性占据了上风,自己需要它,别人也会和我一样需要。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一个人一个人地分享了这份文件。

分享后陆续有初中、高中、大学同学,发来信息,简单地聊了聊近况。这让我感到很幸福,没有什么能比和很久不联系的同学说上几句话更令人感到开心了。很可能这就是我分享文件的主要原因,只是我自己都没意识到。为什么没有意识到呢?我们自己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黑盒,尽管近一百年科学技术高速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和以前比有了实质性的提高,但我们对自己的了解仍然有限,这并不是说近一百年人们停滞了自我探索,相反人们对自己了解地比以前更多了。这点可以从社会学、心理学以及它们的交叉领域——社会心理学可以看出。

《社会心理学》一书由心理学家 戴维·迈尔斯 撰写,是该领域的经典著作。为什么是经典著作?因为它已经再版了 11 次,我手里拿到的就是它的第 11 版;其次,之所以经典还可以看它的参考文献数目,我数了页数——101 页。这是相当惊人的,因为当我们表述某种观点时,我们一定要提供支撑该观点的事实论据,否则无法证明观点的成立。而这本书的事实论据如此丰富,就可以说明书中所表达的观点都是经过严格的考究的,是相对可信的。所以,它是经典著作。

该书关于“社会心理学”的定义:

社会心理学(social psychology)是一门研究我们周围情境影响力的科学,尤其关注我们如何看待他人,如何影响他人。更确切地说,社会心理学是一门研究人们如何看待他人,如何互相影响,以及如何如何与他人互相关联的科学。

前天,我读到一个对个人学习十分重要的观点:在我们生活中,那些无意识吸收的内容,往往能够影响我们的行为。借用书中的例子:

在一个实验中,约翰·巴奇及其同事(Bargh, 1996)请一些人补全含有诸如“老的”、“聪明的”、“退休的”等词语的句子。完成任务的片刻后,研究者发现,这些人走向电梯的速度明显慢于那些未被与老化相关的词语启动(我们的记忆系统是一个相互联结的网络,而启动(priming)就是唤醒或者激活其中的某些特定联结。)的人。另外,这些走路变慢的人对他们自身的步行速度并无意识,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看过启动老化的词语。

从这一实验中能得出什么结论?那些老化词语能够让被试进行类似的行为。我读到这儿时想:我能不能利用自己的这一点来学习英语呢?说干就干,还好自己有一个降噪耳机,从周四开始,我就开始戴着耳机走路。耳机里放的是“每日英语听力”(软件)提供的 BBC World Service 广播。想着一年之后看看效果吧。

#问题导向的思维方式

我昨天在 这里 听到一种观点:

程序猿是可以培养出来的,黑客是教育不出来的。

典型的黑客学习过程从提出一个有趣的问题开始,通过使用各种各样的资源努力找到一个解决方案,提交这个解决方案供广泛测试。学习更多有关这个项目的东西,是黑客的激情所在。Linus Torvalds 首先在他祖父传下来的电脑上自学编程。自己提出问题,然后学习必要的知识解决它。许多黑客也以类似的非正式的方式在充满激情地学习编程。

而这也是我正在培养的思维方式,以问题为导向,不解决问题绝不罢休。这也是 issues 中问题标签存在的原因。不过,最近一个星期解决问题的脚步慢了,有多琐事,听了这段音频帮我回忆起我真正要做什么。

我不做程序猿,这个词说的通俗点就是码农 or 码畜,给别人出苦力的。我不想被别人掣肘,所以黑客是最好的选择,黑客不是一种职业,它是一种精神、一种思维方式。这类人始终以解决问题为乐趣所在,我喜欢成为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