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与心灵

昨天,我站在同学新寝室的阳台与室内衔接的台阶上,听着他和室友谈论着一些事情,我无意间看到自己,在玻璃门上。

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鼻子左侧有一条清晰可见的泪痕,心里就在想:我过去怎么从未见到?今天清晨,我来到一面镜子前,仔细地看,发现:泪痕是有的,不过很浅,不仔细观察是看不到的。想来昨天那么深的泪痕,是因为玻璃门后蓝色衣服的映衬吧。我没有改变自己,只是因为使用的工具不同,就得到了不同的结果。而工具总是爱改变,身体样貌却不会改变。但是,我会因为从不同工具中得到的不同反馈改变自己的心情,甚至改变自己的心境。

这样做是不可取的。因为外貌无法改变(通过技术改变不在考虑范围内)。皮囊就这一副,不能替换。所以,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就显得尤其重要。在这样做的时候,我感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快乐在心间流淌。我,在顺应自己的身体,在帮助我自己。

明白爱护身体的重要性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我之所以以最近几个月作为一个节点,是因为我开始频繁地跑步了。以前我只是停留在想的层面,现在我开始行动了。在饮食习惯上也有了重大改变。我从L先生那里学习到一种饮食方法——早午饭吃,不吃碗饭,以茶水代替。开始这个饮食方法的第一天,我还是不习惯,有些饿,就喝水、咖啡。之后的几天,就习惯了。我采用这种方法最显著的效果就是体重从156斤降到146斤,经历了二个星期的时间。至于跑步,在我决定跑步的那几天,和有过运动经历的同学聊过,需要买一双好一些的运动鞋。于是,我就在淘宝买了一双乔丹,花了129。这是我第一次自己在衣物方面花这么多钱。

刚开始跑步时,我采取的方式每次跑半小时,后来变成每次跑20分钟;再后来变成跑固定距离——5公里,然后是3公里;最近两次跑步,我采取了更激进的一种方式——HIIT(高强度间歇性训练):在短时间内达到自己身体的极限,然后休息,运动,再休息。我第一次做了3个循环,已经受不了了,以后的两次都是做2个循环。循环指运动休息这一步骤持续两次。做这种运动时要特别关注自己的身体状况,一旦出现不适症状立刻停下来。

身体是灵魂寄宿的地方,强健的身体可以灵魂居住得更舒适,如果身体变得糟糕,灵魂也会萎靡。

心灵即灵魂,它们所表达的,都是一种精神状态。身体强健,心灵会更健康。

昨天帮同学搬寝,许久不见了,我能感受那种隔膜。不是经常见面的两个人,精神状态不够同步,说话也不在一个频道上。我可以做的就是倾听,偶尔说几句,他告诉我:自己恋爱了,谈了有一年。他告诉我,还是单身好,有对象的时候要考虑的事情变多了,明明一件很单纯的事情会因为对方的胡思乱想变得复杂,要花时间沟通。这是异地的苦楚所在。

我是单身的,所以我无法体会他说的种种苦闷。所以我还是憧憬爱情的。不过我不知道我是否还有爱的能力。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许久没有喜欢甚至爱一个人,那种爱的感觉会越来越模糊,模糊到麻木。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特别胆怯,不但不敢直视面对着的女生,而且还特别局促。总想快速逃离这个怪异的磁场。不过,当我静静地观察一位女生时,我就没有了那种不安的感觉,有的只是欣赏美丽的喜悦。

人与人是如此的不同,以至于我们无法理解对方所想。如果双方语言表达的能力又很糟糕的话,那真是雪上加霜。人是靠沟通互相了解的,而语言是重要的沟通方式之一。如果我不能将我所想,所感受的完整明晰地表达与你听,你又怎能感同身受?所以,我时常碰到一种情况:明明我所谈论的是一件事,对方却理解为另一件事。遇到这种情况,如果是重要的事我就要改变表达方式,反复确认对方完全理解我的意思;如果是朋友间的闲聊,哈哈一笑也就过去了。

说到笑,我昨天还观察到:自己和别人说话时会经常笑,我形容一下:急促且短的两三声,面部肌肉迅速变化,变形转而恢复原状。这种笑在我看来起一种缓和气氛的作用,我在想:这种笑在别人看来是否是一种不尊重。我以后会注意获得这方面的反馈。

这次写作,觉得「心灵」没写到关键点上,然而已经不能再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