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游记

临近中午——十一点钟时,去食堂吃饭,我觉得自己可以出去走走。我把它当作大学的最后一次出游(没那么夸张)。收拾好书包,带着伞、水杯、卫生纸这些必须物品后就出发了。从学校东边的机动门出发,沿路向东行走一段路程,再向北走……

路上遇到一些人和事物,我记下来,留着以后回忆。

因为不了解,所以不想了解。

这是突然所得的想法。想想自己不就是如此吗?对很多事情抱着轻视的态度,觉得低下,我根本就不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也疏于探究细节。如果我能按捺(nà)住自己的情绪,冷静细致地客观看待事情本身,相较于放纵自己的情绪,我会体味到更多的内容。

忽然闻到一阵花香,当我靠上去仔细闻的时候,却什么也闻不到。

快乐总是不期而至,倘若仔细寻觅,无所踪。

我看到一对老夫妻,准备穿过车流湍急的马路。

chu-you-ji-0.jpg

其实,我看到的东西,如果通过照片是较难分辨的。从二维照片的角度来看,我想让你看到的,是中间椅子上方的树木。它弯成了仙鹤的形貌。

东 西 南 北

这四张照片分别是从东、西、南、北四个角度拍下,我克服了自己对于死亡的某种程度上的恐惧完成了这次拍摄。我记得自己第一次走上这个管道通路时,心里很害怕,只想着快点走过去,自己别掉到河里,如果掉进河里就意味着死亡,因为别人来不及救我。所以本来的想法是:来瞻仰一次这条路,然后从另一条心理上更安全的路过河。当我来到入口处,看到管道,旁边的一位阿姨问我干什么,我回答说想过河,阿姨说你过去吧,上边很安全。我的心落地了。

我开始走这条路,那时我有两个想法:一个是,阿姨没有劝阻我别过河,我觉得这是一种对自己的认可,我已经是一个成年人,很清楚自己应该为自己的生命负责;另一个是,这条路没变啊,为什么阿姨说以前路上铺的都是板子呢,后来一想:可能阿姨没有走过这条路,只是在入口处徘徊。我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过河——既兴奋又害怕,每次拍完我都要把手机放到内兜,因为手机可能掉到河里。

你看看后两张,无论去路,还是来路,都一样遥不可及、没有尽头,只有到达才会发觉。这其实和人生没有分别,人被出生于世界,死亡来临的那一刻才知道要走。

chu-you-ji-5.jpg

看到它时,我是惊讶的——走了那么远,竟然才走到桥的一半。

chu-you-ji-6.jpg

沿着一些布满植物的废弃水泥筑成的破败的阶梯,我爬上山丘又下来,这张是下山丘之前拍的。

chu-you-ji-7.jpg

一个三叉路,我从一条路来,有两条路供我选择,我选择了左边一条,这条路让我欣赏到满树桃花,但它不是下山的路;很显然,另外的第三条路能让我下山,可是我却无法欣赏淡雅的桃花。选择必有所得所失,不必执拗于失去的,珍惜能把握的。下面的特写很美,送给你吧,可爱的人儿!

chu-you-ji-8.jpg

chu-you-ji-9.jpg

云彩与山丘,云彩去山丘家做客

chu-you-ji-10.jpg

很奇怪:水边的土地为什么皲裂成这般模样。

chu-you-ji-11.jpg

我仔细地看了一会,那个黑色的部分真的是一个人!

chu-you-ji-12.jpg

我以为它们是紫藤萝,不过不是。想起初中学过的课文1

从未见过开得这样盛的藤萝,只见一片辉煌的淡紫色,像一条瀑布,从空中垂下,不见其发端,也不见其终极,只是深深浅浅的紫,仿佛在流动,在欢笑,在不停地生长。紫色的大条幅上,泛着点点银光,就像迸溅的水花。仔细看时,才知道那是每一朵紫花中最浅淡的部分,在和阳光互相挑逗。

花和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不幸,但是生命的长河是无止境的。我抚摸了一下那小小的紫色的花舱,那里装满生命的酒酿,它张满了帆,在这闪光的花的河流上航行。它是万花中的一朵,也正是一朵一朵花,组成了万花灿烂的流动的瀑布。

上周日拍下的两朵花:

chu-you-ji-13.jpg chu-you-ji-14.jpg



  1. http://www.nanshansi123.com/kewen/qinianjishangce/1694.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