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Graham《黑客与画家》

Hackers and Painters: Big Ideas from the Computer Age

摘录

我真正想要的是,能够设计奇妙的火箭、写出漂亮的文章、理解编程原理。一句话,我想要做伟大的事情。

我也想要做伟大的事情。

我一直不喜欢“计算机科学”(computer science)这个词。主要原因是根本不存在这种东西。计算机科学就像一个大杂烩,由于某些历史意外,很多不相干的领域被强行拼装在一起。

计算机科学不是计算机科学

但是对于黑客,“计算机科学”这个标签是一个麻烦。如果黑客的工作被称为科学,这会让他们感到自己应该做得像搞科学一样。所以,大学和实验室里的黑客,就不去做那些真正想做的事情(设计优美的软件),而是觉得自己应该写一些研究性的论文。

黑客是什么?他们是网络中最酷的人

创造优美事物的方式往往不是从头做起,而是在现有成果的基础上做一些小小的调整,或者将已有的观点用比较新的方式组合起来。这种类型的工作很难用研究性的论文表达。

所以,真正的黑客容忍不了写研究型论文。

黑客真正想做的是设计优美的软件,考核这种工作是非常困难的。你本人需要有良好的设计感,才能去考核别人的设计是否良好。但是,你觉得你有“良好的设计感”,与你实际是否具有,不存在相关关系,甚至可能存在负相关。

唯一有效的外部考核就是时间。经过岁月的洗礼,优美的东西生存发展的机会更大,丑陋的东西往往会被淘汰。不幸的是,这种考核需要的时间可能比一个人的生命还要长。

经过岁月的洗礼,优美的软件脱颖而出。

举例来说,我在大学受到的教育是,在上机编程之前,应该先在纸上把程序搞清楚。可我自己一直不是这样编程的,我喜欢直接坐在计算机前编程,而不是在纸上编程。更糟的是,我不是耐心地一步步写出整个程序,确保大体上是正确的,而是一股脑不管对错,先把代码堆上去,再慢慢修改。书上说,调试(debugging)是最后的步骤,用来纠正打字的错误和疏忽。可是我的工作方法看上去却像编程就是在调试。

你把整个程序想清楚的时间点,应该是在编写代码的同时,而不是在编写代码之前,这与作家、画家和建筑师的做法完全一样。

学习编程的真正方法就是直接编程,不要在纸上写好,不要想好思路。直接敲代码就可以。

编程语言首要的特性应该是允许动态扩展(malleable)。

静态类型是会使黑客觉得自己受到约束

黑客如何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1. 找一份养家糊口的“白天工作”(day job)
  2. 业余时间做自己的项目

看来给公司做技术可能并不是特别快乐的事情。

黑客可以通过观看优秀的程序学会编程,不是看它们的执行结果,而是看它们的源代码。开源运动最鲜为人知的优点之一,就是使得学习编程变得更容易了。

直接阅读源码是最好的学习开源项目的方式。

一幅画是逐步完成的。通常一开始是一张草图,然后再逐步填入细节。但是,它又不单纯是一个填入细节的过程。有时,原先的构想看来是错的,你就必须动手修改。无数古代油画放在 X 光下检视,就能看出修改痕迹,四肢的位置被移动过,或者脸部的表情经过了调整。

绘画的这个创作过程就值得学习。我认为黑客也应该这样工作。你不能盼望先有一个完美的规格设计,然后再动手编程,这样想是不现实的。如果你预先承认规格设计是不完美的,在编程的时候,就可以根据需要当场修改规格,最终会有一个更好的结果。

先有一个大概,然后再补充细节。

眼下想必每个人都知道,过早优化(premature optimization)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我认为,我们应该对“过早设计”(premature design)也抱有同样的担忧,不要太早决定一个程序应该怎么做。

不要过早优化、过早设计。

优秀的软件也要求对美的狂热追求。如果你查看优秀软件的内部,就会发现那些预料中没有人会看见的部分也是优美的。

突然想到《史蒂夫·乔布斯传》里描写的乔布斯,他对于即将发布的 Mac 电脑的内部布线也有自己的要求,尽管别人都认为那是用户看不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