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如意——大鹏

我是先看的《随机波动》里,三位女性创作者与大鹏的对话。然后才看的《吉祥如意》。

#与大鹏的对话

生活的尺度与表演的尺度。在这部片子里,刘陆扮演丽丽,也就是三舅的女儿。她是从一个演员的身份来演丽丽,而当真正的丽丽的出现时,我发觉:刘陆所呈现的丽丽和真实的丽丽不一样。生活不是表演,很多场景,比如,一个人非常生气,表演给别人看时,可能就是表现出很生气的状态;但真正的生活中,如果真的很生气,反而是不说话的,那种压抑的气氛,能够表明一个人是非常生气的。

大鹏对她们(三位女性创作者)说,我是有愧疚的,当我跟着别人往前爬,心里想的是那些同事会怎么看自己,平时大家都是正常的交流,现在看到那个人在地上爬。大鹏那个时候想的是这些。大鹏说,如果是别人责备自己,还可以去沟通,达到和解;或者更极端,根本不理别人。可如果责备自己的人是自己,该怎么沟通呢?该怎么面对这个事情呢?

片子是 2016 年拍的,直到今年(2021 年)才上映,这中间经历的时间,大鹏在消化那些过往,那些时间里的自己。人是具有复杂情感的动物,很多时候,一个人的行为不是那么好推理,就像我从徐皓峰那儿听到的一句话:“放弃推理”。你越想穷尽一个人的内心,你越难以达到目标,因为每个人的内心都是沟壑纵横的。

演员永远是需要一个动机的:问你为什么十年了才回来?

作为一个演员,确实是需要在特定的场景进入特定的情境。但是一个人真正的生活场景却不是这样。

作为一个真实的人,她在那个场合可能就是想逃避。

生活跟戏剧往往是不同的,他们往往是两种不同的方向。现在把真实的情况也展示出来。

生活是没有办法,用一种简单的道德标准来判断。就是问你 10 年不回来是为什么?

#看电影

人终有一死,但当死亡近在眼前时,恐惧如潮水般涌来。

#电影简介

电影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名字是「吉祥」;第二部分,名字是「如意」。

吉祥」讲述了大鹏的姥姥生病,去世了;姥姥的第三个孩子——大鹏的三舅,因为没有行为能力,所以一直是生活在村子中的二舅和他的妻子照顾。姥姥一共有四个孩子,大鹏是大女儿的孩子,姥姥还有三个儿子。

姥姥走了,「三舅由谁来照顾」这个问题使大家一起讨论,要说明的是:二舅和妻子已经照顾了三舅二十年,从三舅发病的时候开始。

ji-xiang-ru-yi-da-peng.jpeg

只照了一张姥姥过世时,大鹏送的花圈

丽丽(刘陆):我爸他咋不认识我呢?

「再也没有妈了」(姥姥去世那天,她的女儿哭喊)

如意」更像是大鹏导演的手记,它介绍了短片的拍摄场景。

宿命:是不是因为拍电影姥姥去世(大鹏),是不是因为回来看望奶奶,奶奶才会去世(真正的丽丽)。

在北京的大鹏,在家乡的大鹏。这两个是截然不同的个体,身在北京,与家乡那个自己是割裂的;回到家乡,那个在家乡的自己又回来了,面前都是这些事情。

刘陆:我还是不理解为什么十年不回来了

大鹏妈:要不是你拍这个,人也不能聚那么齐

大鹏:我不知道能拍成什么样,就看老天爷能给我们什么。

#一些感受

我无法想象:如果有一天,我的父母亲去世,我该怎么面对这个事情。

一想到这儿,眼泪就流了下来。

电影中描绘的的确是生活中的场景,看的时候,我觉得是有距离感的。可能是自己觉得这样的事情,短时间内不会发生。

但我又会设想:如果真的发生,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面对亲人的过世?这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非常艰难。


参考资料

  1. 【随机波动 041】与大鹏谈《吉祥如意》:不是一起过个年就成为一家人,漫长生活编织出中国家庭网页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