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海的人

我啊,不太喜欢历史。

你看,以前人做过什么,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但是呢,我想,再有趣点是不是更好呀。

历史当中全都是奇妙的故事,不是吗?

的确,历史中有很多有趣的故事。观察自己的历史是件有趣的事情,可以看到自己的初心、看到自己的雏形、看到自己 比现在稚嫩的一面。

人类无法正确、完整地理解历史。

因为历史由胜利者书写,历史的走向会向着他们需要的方向写下。客观的历史并不存在。这是我目前的历史观。

在人类被赋予的有限的智慧范围内,理解历史有两种方法:

一种是作为有趣的故事去理解,另一种是作为引导自己的科学去理解。

科学适合现在的你,以史为鉴,思考将来该做的事。

理解历史的两种方法:当作故事;作为引导自己的科学。

对于整个宇宙而言,生存者的存在有什么意义呢?如此辛苦地想要逃出去的意义又在哪里呢?为什么不能在这个世界里安定快乐地生活下去呢?整个部族为什么不能就在这里中止一直以来的旅程呢?真的不能中止吗?

真的不能中止吗?

世界是广阔而又永恒的,人生则是渺小而又短暂的。尽管如此——啊,不,应该是正因为如此,才不能不去考虑自己的行动对于全世界乃至全宇宙的意义。

明白自己的行动对于自己的意义,对于世界的意义。

就算在同样的环境里生活,有希望的时候和没有希望的时候,快乐与痛苦也完全不同。就算做同样的工作,有目的的时候和讨厌去做的时候,疲惫与否也完全不同。

同样的工作,有目的地做和无目的地做,体验是不同的。

一开始谁都没有外表,没有声音,没有名字,所有这些都是每个人自己花费很长时间才决定的东西,反复斟酌,用心挑选,盼望能给他人留下好印象,一想到每个接触的人都在看这个外表,就会有种满足感。可是,有时候我也意识到,其实别人根本不会用我费尽心思决定的外表和名字。他们只会随手给我的外表、声音或者名字加上别名。

别人并不像自己以为的那样,也看中自己的外表。

伪装成想让人看的自己,他们却不看;

他们看到的是,我并不知道的自己。

那样的世界令人窒息。

是吗?那请仔细听好:

不管哪个世界,都是一样的。

你只会看到想让人看到的自己,

别人只会看到他们想看到的你。

人类可以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

也只能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

既不自由,却也很任性。

即使如此,也应该接受世界本来的样子。

用没有阴霾的眼睛去看没有扭曲的世界,

用坦诚的心去追寻,世界必将向你倾诉。

我看到的都是别人想让我看到的,我所表现的也是期待别人发现的。即便如此,这个世界还是如此美丽,所以用你的心去接受世界本来的样子,用没有阴霾的眼睛去看没有扭曲的世界,用坦诚的心去追寻,世界必将向你倾诉。

她成了永远。

但那是对他而言的吗?

得到永远的,是他吗?

还是她?

永远在哪里都不存在。

世界的一切都是刹那的梦。

同时,永远在哪里都存在。

一切都伫立在永劫之缘中。

一切都是坐标系的游戏。

没有确定的基础。

刹那即永恒。

永远即瞬间。

如果那是真的,永远也会有终点吗?

如果有终点,为什么会是永远?

为什么你只关心终点?

终点也是起点,

恰如早晨是夜晚的终点,

恰如春天是冬天的终点。

没有终点,便不会有起点。

永远开始的时候,首先必须要在那里终结。

如果那是真的,那就没有真正的起点了。

那样的话,为什么会有世界?

为什么,我们会存在?

她的时间无限漫长,他渐渐老去,彼此永远不能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