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切菜受伤

我在切土豆,想切土豆丝。于是,我先沿一个方向将切成片状,然后打算从垂直于土豆片的方向将它切成丝。在一个土豆即将切完时,剩下的土豆如果继续沿着既定的方向切下去,就会向一侧滑去,一共滑到侧面两次,第一次没切到手指,第二次就没那么好运——切中食指与指甲根部齐平的位置,伤口一个劲儿流血。与此同时,我还怪叫了一声,妈妈就在餐厅的桌子旁听见我的声音,问我怎么了,我回答之后,她快速拿卫生纸让我卷在伤口处。

妈妈说,我最好去包扎(zā)一下。于是,我就去了一个诊所包扎,花费五块钱。

包扎好之后,随着心的跳动,受伤的手指也在跳动。刚切到手指的那半分种,我没觉得很疼,只是一般疼痛,妈妈却一直在说,“十指连心”。会不会是连着她的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