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这一年的变化

这是个很好的话题,尤其是在这个辞旧迎新的时刻。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一、

在2018年12月23日,我在公众号里写下了第一篇文章《 雪临有感 》。

彼时的我写道:下雪了,我走在莫言湖畔,心中思绪万千。那时有对未来的迷茫,有对消极的厌恶,有对家人的愧疚,有对自己的难过。但是,人总是向前看的。

所以,在最后一段,我写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美丽风景,我都要去看看。人生就这一次,不活得精彩些怎么能行。

是啊,不活得精彩些怎么能行!不过,我现在开始思考生活,开始认真想以后的点滴。每天都是新的,有时候会手忙脚乱的让自己陷于忙碌之中,因为这样才会让我感到踏实,没有那么空落落的。

一段时间过去,我突然发现:这件想做了很久的事情还没做,再看看自己的日志,发现只是做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慌乱不安蔓延,突然消失不见,因为我觉得这些情绪并不能改变我浪费时间的事实。

二、

突然有些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年了,应该说些像样子的庆祝话语,以及对未来的美好期望才是。可能是我的心依然在奔波吧。

说说天气吧。冬天的东北自然也不用过多形容,下起雪来毫不留情,鹅毛大雪铺天盖地而来,到今天为止我记得的已经下了3次。每次出门都是全副武装,生怕冻到哪里不好了。

因为我明白,真正长大的标志是能够很好地照顾自己,不要逞强,因为到最后一定是自己受伤。学会保护自己,这才是我们成年人最应该做好的一件事。

再说雪,今年冬天没有在莫言湖上面走。因为害怕掉下去,即使它看起来足够结实。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不要做。

光是在莫言湖边上走就够让我疼一会儿了。那是某个下课后的傍晚,百无聊赖,想着去莫言湖散步。零星的几点人,散落在诺大的莫言湖边,我一边走一边望向四周,没有人,只有空气与我同呼吸共命运。好不凄惨!

三、

有太多太多的别人的事,我们不明白,所以,也就不要总是为别人操那么多心。可能在你看来,一个人是需要帮助的,而在对方看来这只是一次小挑战,根本无需你的帮忙。

做好自己的事情,别人需要帮助时,自然会向你求助的。

四、

我发现自己变了很多,这是以去年的今天为节点的。人总是在变,跟着环境变,跟着自己的心走,跟着上帝散步。

环境的力量让我大开眼界,最初时我相信自己能够改变环境,只要我足够努力。然而,后来我发现这跟我努力与否并没有太大关系。

因为这是很多种因素聚合形成的,环境中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个环境的影响因子,所以它不以某一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环境一定是符合当前形势下,大部分人的生存需要的。它是不可抵抗的。

人是要跟着心走才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当你十分抗拒某些人和事时,你就不会接触他们,你转而会朝向喜欢的事物发展。

像我,我就不喜欢抖音快手之类的短视频平台,我觉得做那些事情是在浪费我的时间。这被浪费掉的时间我可以用来做很多事情,如阅读书籍里的只言片语,记录并点评几句,再比如我可以写写当天的收获,畅想一下以后。这些事情都要比看短视频要有价值得多。

今天在微信读书听《矮大紧的文青手册》,听到高晓松讲罗大佑。罗大佑是什么人,我小学五年级时才知道,因为刚从外地转学回老家,来到陌生环境里就比较记忆清晰,这是我学的第一首歌,就是罗大佑的《童年》。现在,我依然会唱,虽然调子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高晓松是罗大佑的粉丝,罗大佑是高晓松年轻时的偶像。上个世纪90年代,那是罗大佑那一代人最火的年代,高晓松对罗大佑有着很高的评价:他说罗大佑打破了自邓丽君以来的音乐流行风格。开创出了一种新的流行音乐风格出来,有一种感时伤怀的意味在音乐里流动。

手机里还有罗大佑的几首歌,像《恋曲1990》,《光阴的故事》,《青春舞曲》等,他们那一代人的故事永远像海面上的灯塔一样,照亮着我们这些在人海里步履维艰的年轻人们。

我们面临着和那时的他们不一样的苦难,但是我们的心灵相通、情谊不变。我因有这些伟人们存在而感到欢欣鼓舞。

由此也更加感怀自己生活在一个如此美好社会大家庭里,家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够彼此心连心,共同度过未知的艰难险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