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步男

不管哪一种物理理论或者物理法则,基本上都是以一组方程式的形式表现出来。当然,描述静态现象的 方程组一般具有三个参数,分别用来表示空间中的三个位置;而动态方程组则会多包含一个表示时间的 参数t。奇妙的是,无论是哪一组方程式,对于t的方向都没有要求。t沿着正方向变化也好,沿着负方向 变化也好,方程式都是成立的。这实际上就是说,从物理学的意义上看,时间逆行并不是不可能发生的

这种描述让我想到高铭在《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中的一则故事,也和刘慈欣的《三体》系列有些许关于时间话题上的关联。这段话描述的实际上就是一个四维空间,人类生活在三维世界里,各种物体都是三维的,人既不能到达低维度,也不能到达高维度。除非未来的某种武器,就像《三体》中的二向箔,能够把一个处于宏观世界的维度拉扯到微观尺度下。

也许,大脑和精神是不同的东西。也许,并不是大脑在感知时间,而是精神在感知时间。破坏了大脑的 一部分,就同时破坏了精神的一部分。当我回到处理之前的时候,精神可以重新寄存到未被破坏的大脑 上,但是已经破坏了的精神却无法再寄存回去

大脑是物理实体,精神是虚幻的

我想到自己可以从未来地狱一样的岁月里解脱出来,不禁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之中,然而接着我又想到这 个时代也绝非幸福的时代,自己的情绪便又低落了

没有幸福的时代,当下就是幸福的时代

无数种非实在化的可能性重新叠加在一起

这部小说借用了量子力学的一点知识,波函数塌缩,在刘慈欣的《球状闪电》中的观察者一说,似乎也是波函数的 表现形式

首先要澄清一点,所谓‘时间旅行’,其实并不是一种能力,而是缺乏某些能力。就我来说,是因为我 丧失了‘时间的认知能力’、‘时间的控制能力’、‘阻止波函数再发散的能力’,还有其他各种各样 的能力,才会表现出具有时间旅行的

我以为时间旅行是某种能力的获得,这里却说时间旅行是某些能力的缺失,一个不错的思路。这样的人缺乏对于时间的认知。

最终你还是不能理解。在你的头脑里,一直都认为,在我们身上发生的事情,在手儿奈身上发生的事 情,还有其他所有一切事情之间都存在着因果关系——但这其实是毫无意义的。因果关系根本就是不存 在

因果关系并不存在。因果论只是人类自我欺骗的有一个道具罢了。

不可能从自己的人生之中逃离,我不可能以这个小竹田丈夫之外的视角去看待任何一件事情。这是我的 个体对我理解世界所施加的另一重

人一出生,身份便确定,虽然一生中不断变换角色,但某些身份是不会改变的。

我不敢与任何人对视。我不敢与任何人说话。我只敢与我自己说话。我构造自己的语言,我构造自己的 世界。我要构造一个不会变化的、不会迷失自我的、无论何时都可以自言自语的世界。只有没有他人存 在的世界,才是我可以安心生存的世界。为了这个目的,每一天我都决不去看多余的事物,决不去听多 余的声音。我在无穷无尽的变化之中努力维持着自身世界的秩序。

当外界不断改变,而“我”却分辨不清是自己变了还别人在变时,我把自己封闭起来,铸造一个只有“我”不变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