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波《爱你就像爱生命》

#摘录

我相信,爱情绝对是一个自我寻求的过程。在马斯洛的需求五层次中,人生最高层次的需求就是自我实现,爱情当然是找到了自我,实现了自我,是为自己的灵魂找到了一个伴侣。如果你找到了一个人,但为了和他相处,必须改变自我、压抑自我,或者委屈自我,那肯定不是爱情,不会幸福。

爱情是寻找自我的过程

今天我感到非常烦闷

我想念你

我想起夜幕降临的时候

和你踏着星光走去

想起了灯光照着树叶的时候

踏着婆娑的灯影走去

想起了欲语又塞的时候

和你在一起

你是我的战友

因此我想念你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

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

你是我的军旗

好诗

我曾经相信只要不虚度光阴,把命运赐给我的全部智力发挥到顶点,做成一件无愧于人类智慧的事情,就对得起自己,并且也是对未来的贡献。

发挥自己的全部智力,不虚度光阴

到现在我还觉得,好多人只要略动脑子就自以为很了不起了。还有人只要动一动脑子就大惊小怪地自我惊叹起来。这是多么可悲,多么令人苦恼的事情呵。

不自知

一个美好的社会没有美好的精神生活是不成的。

美好的社会需要美好的精神生活

你迎风而去,风来涤荡你的胸怀,仰望着头上的蓝天,好像走在天空的道路上。

优美的句子

人是轻易不能知道自己的,因为人的感官全是向外的,比方说人能看见别人,却不能看见自己;人可以对别人有最细微的感觉,对自己就迟钝得多。自己的思想可以把握,可是产生自己思想的源泉谁能把握呢。

自己无法把握自己的思想

我情愿它沸腾到最后一秒钟为止,我永远不希望有一天我心安理得,觉得一切都平稳了。

现在的我,有些向往平稳

我可能有一个致命的缺点,生命力还不够强。我的灵魂缺燃料,它有时虽然能迸出火花,但是不能总是熊熊地燃烧。

我也是

美也是无穷的,可怜的就是人的生命、人的活力是有穷的。可惜我看不到无穷的一切。但是我知道它存在,我向往它。我会老也会死,势必有一天我也会衰老得无力进取的。

人总有老去的一天

记得那是我们认识之初,有一次你对我说:有的人,是无价之宝。我是多么感动呵。对了,我常常这样想,谁把我放在心里的这种位置上,我才能把自己的一切给他。不能给一个不咸不淡的人,不能给一个不冷不热的人,不能给一个不死不活的人,因为他不配,他根本不配。我要爱,就要爱得热烈,爱得甜蜜,爱得永远爱不够。我凭什么要求这样的爱呢?因为我要使他得到一切,我要把我的全部身心、全部热情、全部灵魂,连带它的一切情绪、一切细微的变化、活动、感触,它的一切甜蜜、悲伤、绝望、挣扎、叹息,它的全部温柔、善良,它的全部高尚、渺小、优点、缺点都给他,还有我的愿望、幻想,一切、一切。我幸福地忆起你过去说过的:你喜欢我的心灵的一举一动。真的,你真的觉得它很有意思吗?它能给你带来快乐吗?其实它不是也很贫乏、很普通吗?唉,人生呵,人生呵。是不是有人说过:人生是宇宙的逆旅?我们走呵,走呵,不停地走,也不知要到哪儿去,去做什么。

爱就要爱得热烈,爱就是把自己的一切都给对方,包括心灵的细微变化。

我越来越觉得冬天简直是我们的活灾星。你都不知道我多么希望你明天来看我。可是天多冷啊!路多难走哇!你怎么能来呢?千万不要来。

冬天不要来。由此想到「雨季不再来」。

有人说:爱情从来不说对不起,也不说谢谢,你说是吗?原因就在于信任。一般人都能做到,更何况我们呢?你我之间能够做到不后悔已经发生过的一切和不强求还没有发生的一切吗?我愿意这样。我们高高兴兴地自自然然地往前走,对吗?我们永远互相信任,永远不互相猜忌,不埋怨,好吗?但是我们互相之间有什么疑虑、不愉快、痛苦,都对对方倾诉,毫无保留,好吗?你愿意这样做吗?哪怕是厌倦、烦闷,感到平淡、无新鲜感之类也不必隐瞒,全讲出来,好吗?你愿意吗?好了,你同意了,那么我们这就来试验:你把今天晚上你的一切念头都告诉我,毫无保留的,不论什么样的,凡是在你脑子里出现过的,能做到吗?

理想中的爱情生活:

  • 不说对不起,也不说谢谢,是因为信任
  • 能做到不后悔已经发生的,不强求还未发生的
  • 高兴自然地往前走
  • 永远互相信任,永远互不猜忌
  • 互相之间有什么疑虑、不愉快、痛苦,都对对方倾诉,毫无保留
  • 哪怕是厌倦、烦闷,感到平淡、无新鲜感之类也不必隐瞒,全讲出来

小说里写性要慎重,的确金玉良言。写性有媚俗的嫌疑。此篇写性极多,心下不安。但生活就是如此,又何须掩饰?

性是生活的一部分。

我对艺术执这种态度:不期望从中谋什么利益,只抱一种试验的态度。不计较环境利益,只看自己能写出什么东西来。如此一看,觉得尚有很长的路要走。

一种好奇心理

见前辈大师与后来者之作品并陈,感触良多。先至者备尝寻求表达自己之痛苦,后来者乘乱起哄架秧子。

表达自己之痛苦。

在美多年,反思中国人与其之不同,才发现中国人之特点在于对任何事都缺乏一点诚心。遥想希腊人当年做几何证明,并不想从中得到任何利益,只有一种至诚的求知之心。而近世科学的发展,亦来自不求功利只求知道的一帮痴心之呆鸟。于是我想到艺术家亦呆鸟也,此辈对于感觉之纯粹、表现之完美,苦心孤诣,所为何事?简直是发疯。

保有至诚的求知之心。

维纳曾说,艺术家、科学家与棋手不同,棋手的成败取决于在一局中有无败着,也就是说,他的成就取决于他的最坏状态。艺术家是反棋手,一切取决于他的最好状态。

艺术家的水准取决于他的最好状态。

我很喜欢昆氏能把人性的不足玩乎于指掌之上,但我以为,作为真正的小说家他有些不足。真正的小说家把写作看做一种极端体验,用这种体验来构造世界。用福柯的话来说:通过写作来改变自我。

通过写作来改变自我

假如此门学问里真的包含了智慧,想着有意思,那无论如何也要弄下去——我不信会饿死。假如这个学科本身毫无智慧,尽在那里扯淡,就不如早散。

选择一门学问,专心钻研下去。学问之有用无用。

#感悟

王小波是一个顶(最,极)浪漫的人,李银河也是一位好伴侣。

有两点提醒自己注意:一是摘录中的「理想爱情生活」,二是「通过写作改变自我」。

能否过上理想中的爱情生活,需要我认真寻找——在人海中寻找那个灵魂伴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