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一语

是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长大成人了,是什么觉得自己必须承担起责任了?我是无所觉知的。

长大的唯一后果或许是不能轻易说“不”。一年之前,彼时彼刻,父亲让我替他去干活(装修房子的一个环节——刮大白),我干脆利落地回复他,“不去”。轻而易举地说出来。高中毕业、大一寒假的时候,在父亲的严厉教导(一个姿势不顺心便要用手“教育”我)之下,我能够将和匀的大白(一种粉墙涂料)坑坑洼洼地糊在墙上。因为我的技术不达标,所以我刮过的地方,父亲都要重新刮。一年之后的今天,父亲让我去帮他干份活——去给一间门面房子(因为是门面房子,所以不用太在意刮出来的墙面是否平整)刮大白。我犹豫了,我想干脆地说不,因为我要学习前端,准备面试。尽管我有一大堆必须的理由,但是我依然没有说不。因为父亲真的很需要我,而我不能不做。

我一直在思考很多问题,一起思考,脑子越来越混乱,思维越来越模糊。后面的话都是大脑自然地流露,我不主动加工了。

真的很感谢很多人,愿意借我钱的人、愿意在我困惑时解答我的疑惑的人、愿意听我发牢骚的人、愿意……

内心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我埋怨自己匮乏的语言,不能表达我心里的想法。我应该算是能够共情的那群人,我可以感受到别人对于我的细微情感变化。而这往往会成为一种意外的困扰,我暂时还无法脱离。

开始问自己:

你真的喜欢技术吗?

是的,我喜欢。

你真的喜欢前端的这些东西吗?

是的,我喜欢。

你真的愿意以这个作为职业的开始吗?

是的,我愿意。

你真的——

你烦不烦啊,问那么多问题,没看见我正在给我的博客添加功能吗?这不就是真心喜欢的证明吗?

好吧,过段时间(一年吧),我再问一遍。

这是我心里两个小人的对话。

每个单纯的孩子,长大成人后,依然是单纯的孩子

『耳朵借我』是一个叫馬世芳的人的电台节目,昨天遇见,今天听了一整天,很喜欢。在网易云音乐搜『耳朵借我』就能听。

今天很是疲惫的我,明天又是一个新我。

今天很是疲惫的父亲,明天又衰老了一天。